【春分征稿】春分时节爱踏青、挑野菜、放风筝……“才子霏谈更五鼓。剩看走笔挥风雨。”

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

今日头条

半掬微凉,杖藜徐步登岳阳 微刊发表

[复制链接]
字体大小: 正常 放大
发表于 2018-10-4 08:07:37 文学云(www.wenxueyun.com)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飞鸿踏雪 于 2018-10-4 09:29 编辑

岳阳阴岭秀,山巅卧五龙。
群峰分川博,毓秀出名流。
悬壶含珍在,裕禄品难俦。
光影属焦波,淄水孝悠悠。
“老师,是什么原因让您留下来了?”
“是大山的魅力!”我不假思索地答道。
去年的实践安排,让我错过了一次登山的机会,今年若是再次错过,遗憾就会常常萦绕,对我来说,麻烦大于快乐,得不偿失。
一条扎实厚道的水泥路延伸到了半山腰,踩在上面安全感大增,也为学生整齐的队列提供了最可靠的保障。我一边小声地提醒,一边用眼睛欣赏路两侧的景物。很有致富经验的村民们,经营的绿化树长势喜人,笔直的腰杆仿佛等待路人的检阅。仔细看看,种类不少,高树低树俯仰生姿,层次分明,透露出园林主人的审美情趣。来不及细看,队伍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。迎接我们的是诱人的果园。规模不算太大,稀疏的篱笆象征性地别在地边,旺盛的枝干早已自由地探出了腰身,生命岂能关住?油绿的叶子像一只只手掌,在微风中摇曳,莫不是在欢迎我们这支整齐的队伍?藏在叶间的果实可不安生,玛瑙似的樱桃引来学生声声唏嘘,眼睛分外明亮,心里想什么,答案全写在脸上。
关不住的满园春色让人迷恋,却阻止不住我们登山的步伐,因为,争服岳阳山才是最终目标。
在依依不舍中,疲倦也没了。说来奇怪,人一多,兴致出奇的高。在领队的指挥下,两列纵队变成了女前男后的一字长蛇队,看来,难啃的硬骨头还是横在眼前了。
队伍顿时变得宁静起来。看来,即使体质再好,再有登山的经验,在鸟道上,的确大意不得。我很为学生们的温顺乖巧而欣慰,更为他们彼此间的互相提醒而感动。出门在外,同学,朋友变得弥足珍贵。蜿蜒曲折的道路,阴翳林间,人影或隐或现,向大山纵深挺进。我及时躲到一边,回望来路,村落被远远地抛在身后,高大版变成了袖珍版。孩子们的额头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这些昔日被娇宠惯了的宝贝们,除了红晕的脸颊,竟然没有一个叫苦的。
当我再次插入队伍时,却让他们迷惑不已,老师可是从天而降?林密树深,可见一斑。
我不喜欢来也匆匆的节奏。一块怪石,数仞悬崖,一树青藤,几声鸟啼,都是我感兴趣的,选好角度,摄入手机,比“某某到此一游”的方式显然绅士文明,更比“除了脚印,什么都别留下”显得理智和清醒。实践基地的几个老师被一棵野桑葚挽留住了,高兴地摘着半红不紫的果实,似乎中了一个百万大奖,兴奋得像个孩子。因为,前几日,我吃过紫透了的桑葚,这些自然入不了我的法眼,但快乐是他们的。子非鱼安知鱼之乐?
想象不到的是,途中的第一个落脚点竟出奇的平坦。一方面是因为山脊,另一方面是人类的痕迹。孩子们是累坏了,一但进入平缓地带,欢呼雀跃,领队的哨声一响,仿佛鹊巢里捣了一棍,兴奋的无法形容。一阵“咕咚咕咚”喝水之后,突然间添了许多相机,手机,三五成群的合影留念。把中学时光中值得回忆和珍惜的内容定格,哪怕短暂到一个瞬间。我没去凑这份热闹,因为,有更吸引我的“神力”。
今年刚在山头落户的风车,没有了风的助推,慵懒了不少,它才不管什么责任不责任,伟岸的身躯硕长的臂膀下孩子们的热情早把它们的注意力吸引,安静得像个乖巧的婴孩,欣享与人类同在的乐趣。
我还是不由地生出了“人定胜天”的感慨。如此的庞然大物,被人类调教的服服帖帖,借力发力,更好地为人类服务。试想,人类若一动脑,上帝该有多么大的烦恼?思绪像生了翅膀的鸟儿,飞得很远。眼睛却定格在了后山那条坡度极陡的土路上。是呀,所有材料有空运完成的疑问顿时豁然开朗。山再高,人会把主峰踩在脚下!
相反,山巅的路没有任何挑战性。轻而易举做到的事,像极了山上的一缕清风,一吹而过,了无痕迹。极近主峰处,明明有几处鸟瞰村庄的巨石平台,基地的老师早已杵在那里,乐趣变成了缺憾。安全最重要,本无可厚非,但,平坦的大道上绝没有自己想看的风景。
没有机会咨询专业登山运动员,相当然的认为,争服是他们的至乐。其实每一次争服,只不过是上一次的结束,下一次的开始罢了。人生,只要活着,就会永远的出发。
顶峰到了。却没有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豁达,也感受不到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豪迈。面对众多的断壁残垣,更多的是惋惜和悲叹,或许,我登此山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搜寻那些无法印正的童话与传说。
无法拾级而上,因为无级可履。院落山门难掩满面羞。右手位是天然坑池,冠以“王母池”,并不清澈的浅浅的水覆盖了三分之二的池底。想想洪荒时期的那位西王母何其神通广大,怎么容许她的圣池沦落到可以桶装杯量。至于何人何时碑刻,因为书法并不绚烂,我忽略过去了。
有几进几出的院落,相传是明清建筑。观旧置,确有风水阴阳印痕,惜乎风晒雨淋,字迹漫灭,只能从旧县志中管窥蠡测,尽情想象了。
院落中的那两个古钱币形石雕窗户和两个条形镂空石窗,极具特色。临近少见,古代工匠之心灵手巧,可见一斑。
山下高楼林立,山顶荒草萋萋,反差之大,触目惊心。这与恢复旧貌的旅游开发策略大相径庭,也许是难度太大,也许是群龙无首,也许……
陈丹燕曾言,颓败但有一种直指人心的美。用在这里有些恰切。余秋雨说他特别想去的地方,是古代文化和文人留下较深脚印的地方,关注更多的是人文山水。其实,每一个出发者又何偿不是如此。
我亦渴望岳阳山封存久远的文化内涵哗啦一下奔泻而出,连同那些优美的传说妩媚我的心空。
回来的时候,基地老师说有七十二个折,有学生为了探究是否属实,一一记数,可惜答案纷纭,正可谓: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!
折,即拐。回路构成了天然“之”字形,折处之多,让我想到了陆定一的《老山界》。
岳阳山的险峻,非同一般。
IMG_20181004_080116.JPG
IMG_20181004_080436.JPG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
楼主热帖
发表于 2018-10-4 09:2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君见岳阳多妩媚,料岳阳见君应如是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4 09:38:05 文学云(www.wenxueyun.com)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您的阅读,并化用此句留评。与君虽未谋面,偶有文字相交,更有幸读君美文,就算相识喽。若有缘,睹君芳容,幸何如之!
发表于 2018-10-6 15:4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章写的很扎实、很用心,夹叙夹议的表达方式,让文字凸增魅力;一篇很容易写成应景的游记,在老师笔下写得很鲜活,足见功力。拜读学习了。问好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6 15:52:59 文学云(www.wenxueyun.com) | 显示全部楼层
樵夫老师谬赞了。谢谢留评。文学云里行家很多,我要多向您和他们学习。问好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